AG直营平台

万千归途终是你

周围的PD全笑了。

摩梭人维持一段感情的方式并不是靠婚姻,而是随性而为。一旦爱慕之情结束,关系也就可以自动解除。

一边全身心地爱着一个人,一边像腐虫一样吸附在他身上获取资源,这种掺杂利益交换的爱让我无比羞愧。我的自尊让我没有办法心安理得地白白获得这一切。

“一起去民政局?”我把脸凑到他面前,坏笑着眨了眨眼,“其实你就是想找机会再和我独处吧?到时候再约个分手饭什么的?”

我回头对着他一笑。

“那你可千万不要告诉我,我不穿最好看。”

在海边,我摘下了手上的婚戒,把它交还给了路子盛。

“我知道。”我看着他笑,“但我比较喜欢不按常理出牌。”

他垂下头看着我,认真地问道:“那你会想念我吗?”

“今天我们就不进行竞技类的游戏了,因为各位都是新婚夫妻,所以想请大家体验一下摩梭人独有的走婚习俗。”

这是当地一个古老的族系婚姻模式,族内的年轻男女到了适婚年龄之后,不会像汉族一样依据父母之言、三书六聘的形式完成婚礼,而是夜合晨离,主要靠双方感情维系关系,类似伴侣的形式。

以上片段摘自薇薇一点甜《喜欢你,蓄谋已久》

“我刚才在心里问自己,在这里如果不考虑所有的因素,只是按照走婚的模式,我愿不愿意真心实意地嫁给你一次?”

我接过戒指,把它收到手心里,对着他笑:“谁说的,我要留作离婚纪念品。”

“陪我去海边走走吧!这里的景色真的不错!回去之后,我估计得忙好长一段时间才能休息,到时候我肯定会想念这里的!”

“咚!”我只能隐约听到一声微弱的水声响起。

“确定出演角色,江烨。综艺拍摄结束一周后,前往洛杉矶进行为期一个月的开机筹备封闭训练。”

他叹了口气,看着我,目光温柔。

心口忽然一堵,我避开了这个问题。

星光下,他勾起了嘴角,冲着我一笑,虽然显得有些勉强。

我望着他:“我愿意。”

我们继续边走边聊。

他的眼睛湿润了,好像亿万颗星星沉睡在其中,忽然全都发起了光:“卓尔,谢谢你。”

我向他伸出手:“我想要你的那枚戒指。”

当青年男女互相爱慕之时,会在每天晚上游走到对方家里过夜,每夜如此。如果有一天,一方的感情消失了,夜晚就不会再去对方那里,对方来敲门,也不会再开门。

“也好,之后你电影路演,我也总算不用全程跟着了。”

“白痴,因为我是你老婆啊。”

“收到。”

我们换上了摩梭人的婚服,在火光的映照中踏过那道长长的走婚桥。情人滩上的杂草没过我的胸口,遮挡住了我的视线。但没关系,因为我知道在这条路的尽头,我的爱人一定在那里等着我。

林少勋温柔一笑:“没关系,她要是不给我开门,那我就翻墙进去找她,在门口守到她开门为止。”

“好啊,”他淡淡一笑,“你的愿望是什么?”

“那,遵命。”

这个时候,婚姻就自动结束了。

他盯着我看了半晌,然而实在没办法从我的脸上找到一丝破绽,只好无奈道:“好吧,那随便你好了。”

现实终究不是泸沽湖边的一场走婚。

我关掉屏幕,看着远处的景色。

我暗自做了一个决定。

路子盛站在一群围着跟拍的PD前面,看着我的造型,眼里流露出一抹惊艳,对着我挑了挑眉:“你为什么穿什么都好看?”

路子盛站在我身边,见我出神地望着远方,用手在我面前晃了晃:“在想什么?”

目前这本书已经上市啦

路子盛点了点头:“好。”

如果我们之间的地位不平等,那我就努力让它变得平等。

我把头靠在了他的怀里:“嗯,我说,我愿意。”

“这么洒脱啊?”陈宁笑道,“不过你别说,这样我还挺喜欢的。”

“你也要扔?”他摘下戒指递给我。

这大概就是成年人的世界吧,分手也很和平,没有吵闹和歇斯底里。大家只是和一起携手同行过的伴侣微笑着挥手作别,然后各奔前程。

“那么,你的答案是什么?”

“愿望?”他一愣。

他笑着伸手捏住我的脸:“是啊,你怎么这么聪明?”

啊……无忧无虑的幸福,真好。

苏凌张口起哄:“少勋哥小心哦,这是有事情的前兆。”

夜间的篝火亮了起来,红衣白裙,头上是用彩色珠串绕了四匝的带花头饰,一条单辫垂落在左边。

展开全文

陈宁对着那边的苏凌捂着嘴笑:“别招惹他,你说不过他的。”

昨晚我挂断电话之后,岳林就接到了经济事务部总监打来的电话,说是即将为我安排一个新的宣传经纪。路总的传真批复也在昨晚一同发给了他。

“格姆女神山前连着一块三角洲,叫里格岛。它隔出了泸沽湖,从空中俯视的话就像是一滴眼泪的形状。所以,泸沽湖又被称为‘神女之泪’。在这里生活着一群人—摩梭人……”

我们之间的身份从初始就是完全不对等的。投资人与女明星,他可以一时新鲜爱上我,甚至娶了我,但我不能因为一时心动就立刻嫁给他。

他摊开掌心,对着月光凝望着手中的戒指,忽地扬起手。我一惊,还来不及出声阻止,戒指就已经划出了一道优美的弧线,落入了群星的怀抱。

只有等到我依靠自己成为真正受人尊敬的女演员时,我和他之间才是平等的。

“伴侣?像……情人那样吗?”肖成泽笑嘻嘻地问,结果收获了苏凌一个狠狠的白眼。

姜卓尔愿意,在这一刻,和路子盛永远在一起。

导演介绍起了摩梭人的走婚习俗。

如果不考虑所有的舆论、名利,那么在这里,我是愿意的。

他单手抵在唇边,嘴角一翘:“你为什么这么懂我?”

岳林大大方方地直接发短信将这条消息转述给了我。

“之前在酒吧里,我做了你的黑玫瑰,你还欠我一个愿望,不记得了吗?”

泸沽湖在古时,又被称为“永宁海”。夜晚的里格岛一片静谧,我们像在南诏岛时那样,手牵着手,十指相扣,在岸边漫步。星辰穿过层层雾霭投入湖中,星光点点。

他的眼中燃起一丝期待的火星,紧张而又不安地摇曳着,颤颤巍巍。

试镜结果公布之后,最后一站丽江的录制也即将完成,《蜜月之约》的录制接近尾声。

或许真如陈宁所说,路子盛和我的对赌协议从一开始就是一场浪漫的骗局,但它应该结束了。

等到那一天,我便会向世人证明,路子盛不是我财色交易的对象,而是我所企盼共度一生的那个人。

三天之后,试镜结果由岳林电话通知了我。

“呵,男人。”

导演举着一个大喇叭,站在河滩上的摄影机后,向我们介绍着泸沽湖的风土人情。

原标题:万千归途终是你

“听说你就要进组了,什么时候有空一起去民政局把婚离了?”路子盛故作轻松地笑着问我。

他会在群山中执起我的手,即便这条路也许无法走到白头。

次日的行程是丽江最美的泸沽湖。

只是,路子盛不知道的是,那晚之后,我把戒指做成了一根项链,从此挂在了离心口最近的地方。

从收到通知的那一刻开始,即便现在拍摄还没有结束,但我知道路子盛一定和我一样,已经明白了,我们的这段合约期婚姻,到此结束。

陈宁和苏凌她们都在讨论录制结束之后要和老公去哪里放松一下,只有我在这里考虑如何在恰当的时机发布离婚公告。

“你扔了它做什么?”我不解。

“白痴……你应该像我一样扔掉它的。”他伸手捧住我的脸,“卓尔,不要觉得有负担,我可以喜欢你,你也一样有权利拒绝我,你什么都没做错。”

再或者,或许有一天,他不爱我了,我又该怎么办?

“走婚?”苏凌问道。

“那现在我可以行使愿望了吗?”

我走过去抱住了他,在镜头前主动亲吻了他的嘴唇。

“当年我们为了利益结婚,现在就好聚好散,这样也算是弥补遗憾了。”

他单手托住我的头,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,发出一声低笑,加深了这个吻。

“总觉得留下纪念品是对双方的一种负担,我不想有负担,你也不要有。”

 


Powered by 金沙官网 - 首页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